绯望

欲上青天揽明月。

荒音

荒城月下,小丑与公主相遇了,这就像是一次偶遇。

公主远行归来,因为车马劳顿有些风尘仆仆,车辇搁置在一旁。小丑站在佛像对面,他的脸被遮住了,面具戴在头上,还有一只赤裸的脚,一只老旧木屐。

公主掸了掸袂口的灰尘。她方才经历过一场骇人的变故,此番惊魂未定,尚未等及敛下心神,便匆匆整理起仪容来。看上去,仿佛她也是个身世漂泊的可怜人。

月夜花宴,她听到小丑似乎在唱:

“螟蛉呀,俏金娘,转眼珍珠化无相。”

他的歌声吸引了公主。月光如灯,她拉着衣袖偷看那小丑,作出一副十足的羞涩姿态。

她打量得甚是仔细,良久,忽然出声说:

“我曾经见过你呀,你是几年前祭祀台上的那个!”正说着,月光照上她脸颊,那容色顿时又刷白了几分。

小丑捏着他木漆的新面具,缄口不语。

这些年他行走游艺,周身上下的配器,来来去去,换了一副又一副。这般无常的流转,倒让她生出一种幻想来。她觉得,小丑的容貌和那时竟是全然相同的。

小丑不置否地,继续唱起刚才的歌谣:

“金铃花,银铃花,折枝去来凋春夏。”

公主无心听他唱歌,一心梦回到当年祭祀时的场景。她的位置是剧团精心策划的。四野空旷,无人阻她视线,有意无意地,就藏了些遗世独立的意味。

小丑就在她记忆的舞台上。那里有歌有舞,案台上燃烧的烛火是热的。

公主的目光没有离开小丑,她已全然忘却了这是无礼的冒犯,如同陷进一个恍惚梦境。

“这是个好夜晚呢,竹取姬被接走的时候,一定也有这么美的月色。”

她想这样开口。

但那记忆逐渐模糊了。她像是被自己的梦境驱逐,定睛又看了看那小丑,觉得他的容貌仿佛须臾间被风吹去了一般。

“唉……那不是你。”

小丑站在公主身侧,又站在公主对面。

公主心中忽然生出一阵哀戚。她喃喃地问:

“我是一个好公主吗?”

小丑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,温柔回应说:“您呀,您是我高贵的仇人。”

松风忽然而至,像跨越千万高楼而来。

“我是一个好公主吗?”公主又问道。

一声一声,越发凄苦起来,响起又消散,像是堪堪被人遗弃了似的。

评论
©绯望
Powered by LOFTER